实用信息

刚降息就喊话 澳洲联储主席称未来利率或进一步下调

  同日傍晚,澳洲联储主席Lowe回答媒体提问时表示,下调现金利率的预期并非不合情理。当前的经济预测是假定年底前利率为1%。不预期利率会像其他央行一样降得非常低。

  (注:澳洲联储在决议声明中表示,预计澳大利亚今明两年经济增速在2.75%左右。)

  今日中午澳洲联储降息决议过后,澳元/美元短线走高近20个点,澳元并没有因为降息而大幅波动,Lowe提到,这是因为降息已在市场意料之中。

  据路透调查显示,目前经济学家普遍预计澳洲联储将在八月再次降息至1.00%,甚至在年底前第三次降息的可能性也达到50%。

  在澳洲联储主席Lowe表示“下调现金利率的预期是合理的”讲话过后,澳元/美元短线走低10多个点,随后收复失地,现报约0.6982。

  

  Lowe还表示,自5月以来,利率决定并不是对经济前景恶化做出的回应,而是旨在刺激就业增长、提振通胀。各大银行应该充分地将降息传导至各种抵押贷款利率上。一些商业银行还未完全传导降息,对此感到失望。

  Lowe还表示,货币政策已经有副作用,不应该是唯一选项。一个选择是财政支持,包括扩大支出和基建,另一个选择可能是结构性政策支持公司扩张和投资。

  Lowe此后继续表示,没有理由下调通胀目标。目前对充分就业的核心预期是接近4.5%;如果失业率跌至4.5%,通胀应该上升。(注:澳洲联储在决议声明中表示,2019年核心通胀率为1.75%,2020年则为2%。)

  Lowe还提到,贸易争端对于全球经济是非常大且明确的威胁。

  周三,澳大利亚将公布一季度GDP数据,市场预计该国规模约1.9万亿澳元的经济年增长率将放缓至1.8%的10年低点。

  发达国家开始降息潮?

  在澳洲联储降息行动之前,新西兰已经成为了首个降息的发达国家。5月初,新西兰联储宣布降息25个基点至1.5%,为新西兰历史上的最低水平。

  在会议纪要中,新西兰联储解释了他们为何决定降息:

  全球经济增速放缓导致对新西兰商品服务需求的下降。委员一致认为,鉴于国内消费、预期经济增速以及就业压力,有必要进一步扩大刺激。在预测期间降息是合适的,下调基准利率有助于形成更加均衡的利率前景。

  市场对美联储降息的预期也在迅速飙升。短短一个月内,市场预期美联储12月降息的概率已经从不足50%升至高达98%,预期7月降息的概率也超过了50%。

  昨日数据显示,美国5月Markit制造业PMI 终值创近十年来新低,新订单分项指数终值也近十年来首次陷入萎缩区间。数小时后,今年票委、俗称“美联储大鸽”的圣路易斯联储主席布拉德表示,美联储可能很快就有理由降息,以便提振通胀。

  他认为,全球贸易紧张局势和美国通胀疲软,都令美国经济增长的风险不断上升,美联储降息“可能很快会得到保证”,同时,3个月与10年期关键美债收益率曲线倒挂也支持降息。

  除了布拉德,近期美联储另两位高官也对降息可能略有松口。

  5月30日上周四,美联储二把手、副主席克拉里达重申美国经济“处在非常好的位置”,但也暗示如果有迹象显示通胀持续不足或经济下行风险,将考虑更宽松的政策。5月31日上周五,美联储三把手、纽约联储主席表示,学术研究表明,美联储必须“在通货紧缩或严重衰退威胁下大幅”降息;随着经济的复苏,短期利率应该“更长时间地保持低水平”。

浏览过本文章的用户还浏览过